服务热线:400 887 8707
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徽商期货大赛 > 冠军访谈

20.云在肩头:灵魂在天堂驰骋 肢体于人间磨砺

作者: 徽商期货 日期:2015-10-30

云在肩头:灵魂在天堂驰骋 肢体于人间磨砺

第三届徽商之星实盘交易冠军赛开始至今已半年有余,在之前接触到的众多冠军中,很多都是由股票市场转战期货市场的,而本周冠军云在肩头是一位最初开始做外汇的交易者。因为年轻的勇气,让云在肩头先生24岁那年就迈入了外汇市场,在外汇高达百倍杠杆的疆场中驰骋。近年来,他持续在投机市场中盈利,但仍然觉得自己只是个学习者和市场参与者,对能够获得周度冠军,谦虚的认为只是运气成分多了一点。

一直到现在,云在肩头仍然做外汇,在外汇交易两年多后,于2007年加入商品交易者行列。我做外汇的风格是短线为主,商品是长中短相结合,但必须保证趋势性有持仓,然后可以日内短线。因为外汇市场经常暴涨暴跌,短线比较能降低风险。通常根据盘面,我会尝试做一个方向,一旦试对,就坚持拿到底,不过我每次试仓基本都在60%以上,有时就是满仓,仓位比较重,所以入场成本也高得离谱,伴随着趋势的纵深发展,我会在有极大的利润并且均线反向排列时离场。在趋势的运行过程中不会去做短差,会找相应的替代品种,比如在做多焦炭和焦煤之前,螺纹钢先启动,那么就先重仓做多螺纹。总体来说,就是重仓找趋势,满仓打日内,亏损须把持,盈利淡定持。

在简单介绍了自己的交易风格后,云在肩头谈到了自己最近的操作。比如822日晚上做白银,根本没有行情,全都是假启动,但我全都当真。来回十几次,每次都是最高点买入,最低点翻空。一晚上就亏损了15%。尽管行情不利于我,我还得这么做。但是23日晚上,由于对美元突破判断失误,我就没有再入场了。谈到这里,他也说起自己对夜盘交易的看法:晚上交易无比的辛苦,真想组成一个反夜盘联盟。我已经养成习惯了,每天晚上都看盘,一直到2点,身体都被透支完了。不过多尝试、多参与,也许是一个市场参与者的义务吧,也是笨鸟先飞,年轻的时候嘛,只能用身体赚钱了。

说完了最近,云在肩头又说起自己获奖当周(2013.8.5-2013.8.9)的操作,我主要做的是玻璃、黄金、焦炭、焦煤,现在仍然持有焦炭焦煤。在采访当天(826日)焦炭和焦煤冲高后都收出了长上影线,但是他并没有平仓。我不知道这两个品种大概能涨到哪里,但我知道存在趋势的可能,我成本低,而且如果真回调的话,就立即平掉其他趋势不强的品种,以保证有足够资金抵抗风险。在被问到是否肯定这是一波趋势行情时,他说:我不预测,只感受市场。这一波是政策托底、行业保护,是由螺纹钢支撑的商品反弹,螺纹这一波上来几乎调整很小,稳定上扬,给了市场做多的信心。

就在同一日,农产品涨停一片,黄金白银和橡胶都大幅上涨,面对自己持仓品种利润的大幅缩水,云在肩头说:这波我没配比农产品,今天才开始加仓,但是赚钱就好,否则影响心态。关于心态,云在肩头也有自己的理解。我不知道行情将会如何演绎,也从不判断预测。市场还能给你,是你的造化,市场不再给你,是正常规律。在经历市场8年的洗礼后,他感慨道,于投机而言,信心最重要。我曾经在2009年一路空铜,直到被拉爆为止,当时一直亏损,每天亏损,每单亏损。2010年年底多锌又被打爆,艰辛的筹借了资金,经过认真分析后,重新多锌,达到10倍收益。从那时起,我改变自己的策略,调整心态,操作风格也基本稳定了。后来我抓到了2012PTA的大空头和大多头,基本全部吃到,有11倍的收益。

金融市场爆仓是非常常见的,在破产后是否还有再度进攻的勇气与信心,在反复的止损和失败后是否还能坚持不懈的做下去,在极端关键的崩溃期是否还能坚持下去,是区分交易者成熟与否的一个很重要的分水岭。而在这种无比惨痛的现实中,还必须得重新拾起强大的内心,在无边的黑暗里寻觅光芒。在矛盾不停的戏谑下,一步步的最终走向澄明的归宿。(杨帆)